飘天文学网 > 历史提供ag视讯网站|开户 > 大明春色 >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为她而死
????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,大地上仅剩一缕残光。村子里的大多房屋,采光都不好,此刻里面的光线更加黯淡。

????阿莎丽与段雪恨一起走进堂屋,发现皇帝朱高煦正一个人坐在上面,他的身边没有别人。上方有一张黑乎乎的木桌,两侧放着椅子。朱高煦便坐在左边的椅子上,他身上换了红色的团龙服,头上带着一顶乌纱帽。

????两个女人从门口进来,朱高煦应该是发觉了的。不过他并没有看阿莎丽等人,犹自坐在那里,眼睛垂着,双手合在一起放在额头旁,好像在想着甚么。

????“圣上,汗妃来了。”段雪恨微微一蹲,行礼道。

????朱高煦换了一个姿势,将背靠在椅子上,看着阿莎丽。

????阿莎丽道:“皇帝故意激怒我,诱我去找脱火赤理论。设下圈套时,你已经提前安排了人去偷听?”

????朱高煦点头道:“是的。此事成功的关键,在于汗妃确实对阴-谋不知情,否则难以让你情绪冲动。朕只不过是选择相信你不知情,赌你没有说谎。”

????“可你却说谎骗我!”阿莎丽有点激动道。说完她才意识到,不知朱高煦究竟哪句话是谎言。

????奇怪的是朱高煦并未辩解,只是沉默。

????阿莎丽又问:“偷听的人是瓦剌俘虏?”

????朱高煦说道:“除了瓦剌将领,还有个锦衣卫校尉、他是一个早已投靠大明的蒙古人。”

????阿莎丽仿若听到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,她摇头道:“我没想到陛下是如此不择手段的人,你为甚么要做这样的事?”

????朱高煦语气毫无波澜,看着阿莎丽的眼睛,一脸坦诚地说道:“鞑靼人阴谋挑拨离间,朕只是略施小计、好让瓦剌人知道真相。准鞑靼人做,还不准人知?敢情要让瓦剌人与大明人都像猴儿一样、被阿鲁台脱火赤戏弄,才不叫‘不择手段’吗?”

????阿莎丽瞪眼看着朱高煦,竟然一下子觉得,他说的道理是那么回事。

????但她没有承认自己的想法,犹自说道:“阴谋与我无关,如今我成了鞑靼罪人,陛下为甚么要这样对我?”

????朱高煦道:“如果汗妃是罪人,那么鞑靼上位者便没有胸怀、只有狡诈。脱火赤的这个阴谋,本身就不光彩。他作为主谋之一,因为愚蠢而犯错,却要把错怪罪到你身上?而汗妃却已被排斥在谋划之外,事先并不知情。”

????阿莎丽用复杂的目光打量着朱高煦,她表情丰富,脱口道:“主啊,陛下真是……我差点就信了。”

????她确实觉得朱高煦说得很好、而且愿意相信能让她推卸责任的理由。但心存的理智又让她明白,蒙古国这件大事失败后,人们不会与她讲道理。

????阿莎丽“唉”地叹了一口气:“瓦剌人马哈木知道真相后,会恼羞成怒、出兵攻打鞑靼人罢?两边互相厮杀、死伤无算,陛下渔翁得利,这就是陛下想要的结果吗?”

????朱高煦道:“朕是个热爱和平的人,朕最要想的结果是,瓦剌人与鞑靼人愿意听从大明朝廷的调停,大家都能和睦共处。最不想看到的结果,当然是北方部落一门心思想袭扰劫掠大明。”

????阿莎丽听到这里,忽然明白阿鲁台也好、脱火赤也罢,与大明皇帝朱高煦的区别了。朱高煦扫荡草原时非常残忍,用起奸计来也毫不手软,但神奇的是,他从来都是满口仁义道德,嘴里不是大义、就是和平,不然就是遭受劫掠的受害者。

????进屋之前,她明明是想责问朱高煦的、甚至担心他推卸不承认。但现在,他坦然地认了,还正大光明地说他没错。这不是狡辩,而关键是阿莎丽也被说服了,只觉朱高煦所言不无道理。

????阿莎丽无力地问道:“陛下要怎么处置我们?”

????朱高煦用很随意的口气说道:“过阵子,便把你们放回去。大明朝廷已经答应了阿鲁台,只要阿鲁台称臣受封、便准许你们借道。朕一向是个诚信的人。”

????阿莎丽不知道、还该不该继续相信他。因为事实就在眼前,朱高煦似乎并不是那么诚恳厚道的人。

????朱高煦的声音又道:“当然如果你想留在大明,咱们还是会接纳你的。”

????阿莎丽毫不犹豫地摇头谢绝,想了想,说道: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更想念草原上的生活。帐篷、羊圈,所有的东西没有那么精细,却都很结实。辽阔的草原上,没有城楼与房屋围墙,无法把人们隔在一个个狭小的地方,我们走出帐篷,便是宽敞的草地。我们在草地上燃起篝火跳舞,或是见面谈论一切。”

????朱高煦耐心地听她说完了,这才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还是因为孩儿罢?你与本雅里失汗生的孩儿。”

????阿莎丽说了许多话,这时却被问住了,愣在那里无言以答。

????朱高煦又道:“很久之前在一个海边,我与一个好友夜谈,聊了很多人生的事。好友有句话,说妇人最在意的事自己、与自己的孩子。我觉得颇有道理。”

????或许是朱高煦的这种谈心般的口气,让阿莎丽又放松了戒备,她不禁说道:“孩儿长得很像本雅里失汗,我看见孩儿,便像看到大汗还活着。我曾经下定决心,要保护孩子活下去。”

????朱高煦没有吭声,但他的目光有时候很专注。阿莎丽看到他的目光,就觉得他好像想继续听下去。

????她呼出一口气,用倾述般的语气道:“反正也没甚么不能说的。”

????阿莎丽开始叙述几年前的往事,从大汗(本雅里失汗)的军队战败逃亡开始。当时他们西逃,已经进入瓦剌人活动的地方,便投奔了瓦剌人首领马哈木。因为大汗在名义上是全蒙古大汗,按道理瓦剌人也应该尊敬大汗。

????但显然后来并不是那样,马哈木只是表面上对大汗恭敬。马哈木把大伙儿带到了西边、远离鞑靼诸部的区域后,便开始谋划,准备围剿屠戮鞑靼残部,将他们全数斩尽杀绝。

????瓦剌人先哄骗鞑靼人、让大伙儿放松警惕,逐渐将大汗残余的兵力分开,然后马哈木悄悄部署兵力。但瓦剌部落中,仍有真心尊敬大汗的蒙古人。于是事先有人告密,把形势告诉了大汗。

????当时大汗已经知道阿莎丽怀孕了,他没有选择立刻逃跑,而是派人去通知阿莎丽那边的人、叫她们马上设法逃走。而大汗则留在原处,为阿莎丽等人逃离争取时间。

????阿莎丽起初是不愿意独活的。但密使带来了大汗的书信,上面叮嘱她一定要听从安排。

????大汗在信中说,瓦剌人马哈木最关注的是大汗,所以他很难成功逃跑;反而阿莎丽那边的人,比较受忽视,抓住机会提前逃走,还有可能成功。大汗希望阿莎丽把孩子生下来,好好活下去。

????正因如此,阿莎丽、脱火赤等一群人才有机会狼狈逃到哈密国,否则他们已经在不知情的时候,就被瓦剌人屠戮了。

????“他是为了我而死。”阿莎丽说完往事,已是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,开口便哽咽不已,“若非为了生下他的孩子,我决然不愿意丢下他逃走……”

????连一旁沉默寡言的段雪恨,也有些被感动了,好心把一张手绢递给了阿莎丽。

????而坐在上位的朱高煦,却几乎面无表情,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。不过朱高煦至少说话很客气,他说道:“本雅里失汗至少是个有勇气的统-治者,值得朕尊敬。”

????“我不知道为甚么要说这些,为甚么要对你们说。”阿莎丽急忙拿着段雪恨的手绢,擦脸上的泪水。

????段雪恨开口道:“说出来好受一些。”

????阿莎丽道:“我不想这样的,我不应该如此软弱。瓦剌诸部的蒙古人,是这世上最奸诈残忍的人。我不该去逼问脱火赤、破坏他们的谋略,好让瓦剌人付出代价。”

????朱高煦的声音道:“可是在此之前,阴谋就已经失败了。”

????阿莎丽怔了一下,这才从崩溃的情绪中醒悟,事情确如朱高煦所言。即便她没有让明国皇帝的反间计得逞,阴谋也无法继续、更难再挑起大明与瓦剌诸部之间的战争。

????朱高煦好像一直都很清醒,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事情的关键,完全不受煽情的影响。阿莎丽稍微冷静时,观察他有神的目光、想起他体察民情等事,一时难以理解此人,不知道他是有情、还是冷血无情。

????就在这时,一个宦官走了进来,弯腰道:“皇爷,天黑了,奴婢叫人进来掌灯罢。厨子也做好膳食了,皇爷是否要用膳?”

????朱高煦点了一下头。

????宦官拜道:“是。”

????朱高煦接着对阿莎丽道:“留下来一起吃饭罢。”

????阿莎丽没有拒绝。

????朱高煦又道:“本雅里失汗的孩子,你不用回避了,可以亲自照顾他。朕不至于与一个孩儿过不去,汗妃大可安心。”

????阿莎丽不敢完全相信他的话,那可不是寻常的孩儿,而是有资格继承全蒙古大汗的王子。但事情早已暴-露,阿莎丽好像也没有甚么办法了。( 大明春色 http://www.piaotianxs.com/8_8773/ 移动版阅读m.piaotianxs.com )